办卡地址

1.潍坊银行高密支行(高密市人民大街北侧新视界8号楼)

2.潍坊银行高密凤城支行(高密市凤凰大街顺河路交叉口西北角)

3、潍坊银行高密朝阳支行(高密市康城大街与曙光路交叉口西北角)



共享单车第一股上市,永安行走PPP模式

  • 新闻来源: 永安公共自行车
  • 发布时间:2017/8/26 14:56:24
  • 点击量:844

1ZHD-fykcypq2472651.jpg

 

永安行上市了。

    在A股投资人眼里,蓝黄相间的永安行公共自行车在一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堆里显得格外的引人注目,在它的面前,似乎全世界的共享单车瞬时都失去了颜色变成了黑白色,而只有永安行的车子上闪耀着金子般的光芒,这个独特的颜色有一个编码:603776。

    

    2017年8月7日,A股新股申购市场只有一只股票,那就是永安行,发行价格26.85元,发行市盈率22.99,发行后总股本9600万股。

永安行的崎岖上市路

    其实,永安行的上市之路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启动:

VUnK-fykcypq2472669.jpg

    从永安行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的时间来看,永安行是从2015年6月26日就开启了上市之路。


    那么为什么中途耽搁了两年呢?

  

    其实早在2015年6月,ofo和摩拜单车都尚未成立的时候,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就曾经递交过一次IPO申请,但那次申请最终并未通过审核,可见,永安行早已计划上市独立发展。

    而此次递交IPO申请是2017年3月23日,发布招股意向书的时间是2017年4月27日,但是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一项专利侵权的起诉。


    2017年4月18日,永安行IPO获准后不久,永安行“共享单车系统”即遭到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美籍华人顾泰来的“发明专利侵权”起诉。“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申请号201010602045.8)专利持有人顾泰来,以侵害其发明专利权为由将永安行诉至公堂。

    2010年,美籍华人顾泰来申请“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专利,恰巧永安行也于这一年成立。顾泰来对专利的解释是,具备智能锁、手机客户端和运营平台这三个环节的方案,2011年5月该专利获批。顾泰来宣称在他申报专利的2010年,智能手机和高速移动网络并不普及,所以他并没有做成共享单车生意,专利就此搁置。

    顾泰来认为,永安行的“共享单车系统”侵害了其专利权,“传统的刷市民卡的有桩除外,永安行的借助用户数字终端方式的自行车,包括无桩和智能有桩自行车,都在我的专利的保护范围内。”

    受顾泰来专利起诉的影响,迫于舆论压力,永安行暂缓上市路演,IPO进程一度中断。

5月4日,永安行官网公告称,就自然人顾某诉本公司侵犯其专利号为201010602045.8的“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的专利纠纷,本公司已在《招股意向书》相关章节予以了充分披露,披露内容包括本公司对于是否存在侵权的分析、涉诉业务对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贡献和影响、相关中介机构的核查意见,以及彻底消除不利影响的措施。

    永安行表示,涉诉专利与公司相关业务在技术方案、功能方法等方面不同,自己不存在侵犯涉诉专利的行为。同时,鉴于涉诉专利对应的业务对本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贡献极低,2016年占比不到1%,因此,该诉讼所涉业务对公司经营活动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在苏州中院一审判决永安行不涉侵权后,经永安行与保荐机构详细核查,永安行技术方面不存在侵权行为,对永安行业务发展和盈利能力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对首发上市不构成障碍,因而永安行的IPO之路再次启程。

    在经过证监会一次的意见反馈之后,通过审核准许上市。


为什么是永安行?

    满大街融资ABCDE轮的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没上市,反而是这种找遍满大街都找不见的车竟然上市了,实在诡异,此事也引发了网民的热议,为什么是它?

    按照证监会关于企业上市的相关法律法规,想在A股上市的要求并不低,尤其是对于盈利的要求一直都是各个预备上市企业头疼的问题。

    

    按照永安行的资本数额,其盈利要求为:

近2年度股本利润率均达到10%以上;

近2年度税前利润均达到400万元以上,股本利润率均不低于5%;

税前利润近2年度之各年度符合前二项标准之一。

    这些要求,不论是ofo还是摩拜,从他们不断融资以及披露的盈利模式上来推测,是无法达到的。


    但是,永安行做到了。


    据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6年,永安行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81亿元、6.2亿元和7.74亿元,同期净利润达到0.68亿、0.93亿元和1.17亿元,盈利情况良好,未来3年,永安行还将会努力将布局市县增长到350个左右。

    永安行和共享单车关系不大

为什么说永安行和共享单车的关系不大呢,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永安行的招股说明书:

 

3.jpg


     在各市县构建绿色交通体系,为广大民众提供绿色交通服务,推广和普及绿色出行理念。乍看起来这永安行好像是个植树造林的,三句话离不开绿色,看半天还是看不懂是吧,那咱们就看他的财务报表,看他到底是从哪个业务赚钱的,说的再热闹,最后不还是要落脚到盈利上:


     永安行主要是有三块业务:


     对系统销售,直接卖公共自行车系统不负责运营。

     政府付费投资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

     正常的共享单车业务。

     笼统来说,永安行做两块业务,一个是政府公共自行车,一个是共享单车,从营收数据上看,2014年至2016年,永安行公自行车服务收入依次为2.36亿元、3.96亿元和5.34亿元,占比为62.08%、63.92%和68.92%,同期,销售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收入为1.44亿、2.23亿和2.39亿元,占比为37.92%、36.08%和30.9%,这两者加起来,2014年到2016年,永安行靠着政府公共自行车获得的营收比例占当年总营收比例为:100%、100%、99.88%,也就是说2014年和2015年永安行就没有通过共享单车有营收,而2016年开展共享单车业务以来的营收也才0.12%而已。 

     其中永安行的共享单车业务还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有桩的,另一个是无桩的。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是不能乱放的,一个是可以随便停放的。

    

    在与顾泰来的诉讼中,永安行也阐明了这一点,因为共享单车在永安行的业务占比非常低,虽然近两年来永安行被部分媒体冠以“共享单车第一股”的名号,可是永安行始终不认为自己是共享单车第一股,并且永安行招股书中也没有表示将要大力发展共享单车业务,而其上市以后的主要发展方向,则是在拓展、扩大有桩公共自行车市场的同时,探索公共自行车上下游增值业务:

2.jpg

    通过其招股说明书中融资用途也可看出。

所以说,永安行从骨子里算,虽不能武断的说永安行和共享单车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严格意义上来算,也只有1毛2分钱的关系。

永安行最赚钱的业务是对政府的,政府是永安行的下游,这不叫共享单车,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PPP项目,PPP(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又称PPP模式,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运作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政府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过程中,让非公共部门所掌握的资源参与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从而实现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

    共享单车的尴尬困局

     2016年11月18日,《东方早报》文章《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谈盈利还早》中胡玮炜说:“现在谈盈利的问题还太早了,我们的创业团队还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胡玮炜还曾在电视节目中公开表示:如果做失败了,就当是做公益了。

     2016年12月24日,《第一财经日报》文章《摩拜单车CEO王晓峰:现在不去想怎样盈利》中王晓峰说:“如果我有30%的利润率,为什么要找投资者?为什么让他们来跟我们一起分钱?我们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继续发展,让我们跑得比别人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所以说到创业项目,现在谈盈利还太早了。”

     不管是ofo还是摩拜好像都没有找到合理的盈利模式,但是退出的红包、月卡,免费骑等等层出不穷的营销手段,虽然让企业有了声明和使用量,但是,钱呢?依然看不见钱!

     后来ofo率先推出了“信用免押金”,要求是支付宝用户,并且用户的芝麻信用分必须在650分以上,才能在8个城市享受免押金骑行服务。没多久,摩拜“新用户免押金”与微信深度绑定:用户只有通过微信小程序注册摩拜单车账号,才能享受免押金试骑,通过APP注册则无法获得这一福利。

     本来,押金那点钱就是一锤子买卖,就算每个城市所有人都注册充值,体量也是可以计算的,再怎么烧,也有个限度,尤其是一辆单车的成本、以及相应的维护费用、人工成本,系统成本,押金也不能完全覆盖。

    现在没有了押金的共享单车,盈利空间到底在哪,况且现在即使有押金,也要主动去接受银行的监管,共享单车到底怎么盈利,怎么见回头钱?

    更加尴尬的资本方

    目前看只有靠融资了,两家公司融资都是嗷嗷叫的对飙:

上个月,摩拜正式对外公布已经完成E轮融资,此次融资仍然是由老股东腾讯领投,金额是6亿美金。截止目前,摩拜已经融资8轮,累计融资额11亿美金,估值位居行业第二,约为20亿-30亿美金之间。而据此前彭博社报道,ofo则正以高达30亿美元的估值寻找新一轮大约5亿美元的融资。

两家怎么算都是估值30亿美金上下的大公司,反观永安行,眼瞅明天就交易了,好不容易登上了OFO和摩拜梦寐以求的A股,永安行却才只要募资5.98亿元,还是人民币!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金沙江创投的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投资了ofo以后,就断言ofo以成本低的优势,可以很快在90天内结束战斗,还因此和马化腾互呛,但90天过去了,事实却并非他所愿。

    永安行招股说明书对于未来的规划和展望显得非常保守,但是这是经过了证监会严格审批通过的版本,也就是说,虽然永安行讲的故事不圆满,但是可能这是规则范围内允许讲的最圆满的故事了,反观其他家共享单车,平时故事吹上天,但是如果掰开了揉碎了慢慢讲,它们的故事绝不会比永安行更好看。

    动辄几亿美金的融资,老百姓看不懂,媒体帮着吹,但是从A轮变到E轮,又从E轮回到A轮,反反复复就这么几个人的投资方究竟往这些个单车里投了多少钱,谁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消息,到底是真金白银的砸,还是左手倒右手的倒腾,谁也无从考证,但是市场上传言的金额确实越来越大,投资的故事也是越来越膨胀,但是看起来离事实越来越遥远。

    共享单车最终的出路在哪里?不管是To BAT的ofo、摩拜还是直接To C的悟空、3V Bike,都没有取得太好的结局,反倒是永安行,正式了我年初的那个论断,要想活下去,最终的出路只能是TO G,政府才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攘外必先安内,斡旋在PPP模式与烧钱模式之间的共享单车


来源:品途网

   

    8月17日永安行登陆上证所,全天上涨43.99%,收于38.66元/股。在A股上市,企业需要达到当前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人民币3000万元。8月18日晚,上海市交通委对各共享单车企业下达告知书,明确即日起上海将暂停新增投放车辆。此前,杭州、广州、南京等地同样下达了相关指令。

    将这两则信息放在一同来看,摩拜、ofo忙着出海的档口,国内市场发生了将近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众主要市场皆封锁了后续投放,市场增速将逐渐放缓甚至停滞;与此同时,以“共享单车第一股”为名头,实际有桩单车为主体业务的永安行,靠着有桩单车的系统运营服务抢先在A股占得了先机,企业也得以健康盈利。

    在当前国内市场遭受政府阻拦的情况下,永安行的上市是否成为了一个启示:共享单车国内发展的下一步,就是打通有桩自行车?正思考着的笔者就在一堆行业信息中发现了这样一则新闻:位于第二阵营的优拜单车从今年2月起,与永久公共自行车合作,宣称要接入城市有桩公共自行车,仅上海地区就有近8万辆。

    单一PPP模式能保持盈利?用户:我觉得不行

所谓共享单车行业中的PPP模式,即由政府,公用事业企业和民营资本合作,共同运营城市公共自行车,其中典型代表就是永安行。永安行招股书显示,有桩单车系统运营服务一项,约100个县市可为永安行在2017年带来保底6亿元的收入,而系统运营服务占2014-2016年永安行整体收入约65%的比例,作为参考共享车业务仅占0.05%。

    目前来看,永安行的PPP模式确实收获了巨额营收,实现了让每一家共享单车都眼红的稳定盈利,但是共享单车9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是摆在永安行面前躲不开的问题。政府是否会抛弃传统的PPP模式,转而拥抱共享单车?

   “由于审批流程长,且地点比较固定以及办卡比较麻烦等问题,导致用户体验明显下降,多数用户对此并不买账。”今年4月,华夏日报采访永安行公关部门并问及自行车使用率低的问题时,相关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在笔者看来,公共自行车之所以没有共享单车受市场的欢迎,在于它没有降低用户的参与成本和难度。原本自行车作为解决人们短途出行的利器,好就好在方便省时。但是公共自行车从办卡、找车、到停车,一系列繁琐的使用流程,让用户把本来骑车节约的时间成本又加了回去。

等到日后共享单车新规正式实施,调整过后的共享单车与政府的合作关系将前所未有的紧密,其替换三、四线城市中的有桩单车,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过渡期合并“有桩+无桩”自行车?优拜:我觉得OK

站在2017把时间轴前后拉伸五年,当下正是城市公共自行车市场的过渡期。在解决电子围栏和物联网技术问题之前,共享单车的兵荒马乱与传统有桩单车的无人问津,这都是需要去解决的问题。

    面对当下政府这道拦截,摩拜和ofo一面加紧技术投入,同时选择调转船头,奔向了海外市场,英国、泰国、意大利等地均出现了橙黄单车的身影,通过出海保持自身增速。而第二梯队中的优拜则选择了“攘外必先安内”,在今年开始着手研发测试能对接政府原有固定桩的后台系统,计划实现一个APP能打开“固定桩+无固定桩”两种单车。这或与优拜诞生之初就与永久等公司紧密合作有关,也是目前共享单车中第一个提出想要打通政府公共自行车平台的企业。

    对于走PPP模式的永安行来说,虽然过去几年的财务报表上收入可观,但细究起来还是摆脱不了对政府这个“铁饭碗”;而 ofo和摩拜的高增速模式让盈利遥遥无期。现在看来优拜在几个月前的选择,正好规避了目前各大城市限投的政策,通过将双方平台打通,有桩单车的使用放开限制,变相实现单车数量增长。同时笔者在这里大胆预测,一旦优拜尝到甜头,极有可能在未来与多个政府公共自行车企业展开深度战略合作,全国近70万辆有桩单车或都将被优拜纳入侧翼,成为其发展中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如果优拜能在未来1年内完成对公共自行车的整体接入,相比永安行的PPP模式,以共享单车业务为主的优拜不受制于对政府的强依赖,也更加市场化,因此会高于永安行的发展预期。同时,近70万辆单车被优拜整合,也能让优拜拥有一部分PPP营收,从而避免像ofo、摩拜那样以短期不考虑盈利的融资烧钱来“赔本赚吆喝”。

    第一梯队与第二梯队各自位置的选择

    不可否认,出海和打通有桩都是共享单车竞争突围的有效方式,二者看似迥异又有相同之处。

    目前出海的摩拜、ofo正面临着“本土化”的难题,国外的月亮也并没有那么圆。单车损毁、政府监督、支付困难等用户吐槽时有出现。但是出海毕竟为共享单车的未来增分不少,并且给投资人带来了新的想像空间,相信摩拜和ofo并不会轻言放弃。

    从商业战略角度看,ofo和摩拜都希望成为共享单车的第一,以“赢者通吃”的状态去对抗市场的竞争。这种孤注一掷的发展方向令其根本抽不开身去“合纵连横”,去考虑国内散落的有桩单车。在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召开的“新增长领军者”分论坛上,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接受采访说,盈利不是当下的首要目标,开拓市场才是摩拜的当务之急。

    而优拜也并没有放弃出海,笔者在此前的报道中也有看到优拜即将出海投放的消息,此举多为紧跟第一梯队的步伐,不让自己掉队。而同步在进行的有桩单车打通,则代表了优拜在国内市场的布局与野望所在。在政府关系颇为重要的共享单车行业,打通共享单车和公共自行车之间的屏障,对于企业自身和城市管理而言无疑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结语

    在永安行招股书中的“特别风险提示”中,对共享单车可能对永安行造成的风险是这样描述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模式为一项基础民生服务,用户付费无桩共享单车模式为一种商业化补充,商业化模式的兴起无法取代基础民生服务的需求;且两种模式各有优劣、相互补充、各自有适合开展的地点,可彼此共存,并不存在可相互替代的关系。”

    在目前的过渡期内,双方确实可以在不同场景下共存。但时代不会后退,一旦政府与有桩自行车的合约到期,免除了政府建设、运营及维护成本的共享单车,将会渗透至城市的多个场景。无论是攘外,还是安内,要想企业顺利壮大,最重要的还是“用户”二字。不同模式的扩张最终都应落脚于用户端,如何把握过渡期的竞争优势,实现口碑与盈利的双收,是未来共享单车前景可期的关键所在。